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三歲公主她是惡毒小奶包 起點-第一百零八章 芳儀殿的由來讀書

三歲公主她是惡毒小奶包
小說推薦三歲公主她是惡毒小奶包三岁公主她是恶毒小奶包
黄德盛赶紧抬腿跑到了锦珩跟前。
“老奴在!”
约乔:梦回
锦珩将圣旨随手递给黄德盛,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去宣旨吧!”
黄德盛心中捏了一把汗,皇上这一举动,不知会让庄良媛遭受后宫娘娘们多少嫉妒!
他毕恭毕敬地拿着圣旨去庄良媛的居所宣旨。
……
锦鲤虽然阻止了庄良媛这次的阴谋,但是没想到她会趁机提出换一个宫殿居住。
还好她及时把锦珩带走了,不然那时候庄良媛提出什么要求,锦珩都会接受。
听说黄公公去宣旨了之后,她倒是很好奇,锦珩会把庄良媛安置在那里。
不一会儿飞出去的麻雀,都飞了回来。
麻雀们都争先恐后地将他们看到的听到叽叽喳喳地跟锦鲤进行汇报。
与此同时,德贵妃的宫里也迎来了一位客人,那就是淑妃娘娘。
自从洛贵妃被打入冷宫了之后,她来德贵妃宫里的次数越发频繁。
“姐姐,你猜我今天听到了什么笑话?”
淑妃刚进门就捂着嘴对德贵妃说道。
德贵妃摇了摇头,她今日一直在宫里侍弄花草,倒是没听说什么消息。
“今儿皇上去庄良媛宫里了!”
淑妃顺手拿过一块桌上碟子里放着的茶点,轻轻咬了一口。
德贵妃也派人沏了好茶递上。
淑妃将茶点暂时放在小碟里,拿起茶水,撇了撇浮沫,喝了两口。
德贵妃听了之后,放下手中的剪刀。
她想起自己在用度上稍微克扣了庄良媛的,不知道皇上去了会不会发觉。
“皇上去干嘛了?”
“皇上呀,要给庄良媛换个宫殿。”
德贵妃皱了皱眉头,这不是让她心里堵得慌吗?
“这叫什么好笑的事?”
见到德贵妃果然变了脸色,淑妃调整了坐姿继续说道:
“姐姐,你猜皇上将哪个宫殿给庄良媛了?”
德贵妃摇了摇头,不管是哪个宫殿,这庄良媛始终是僭越了。
自从锦朝开国以来,没有说哪个良媛单独居一宫的主位。
而她不仅现在是主位,竟然还得寸进尺要求换宫殿,真是岂有此理!
淑妃眼见德贵妃的情绪有点不大对劲,也就不再卖关子了。
“是芳仪殿!”
“什么?”
德贵妃不敢置信地尖叫起来。
她察觉到了自己的失仪,急忙喝了口水。
“当真?”
她还是不敢相信。
直到在淑妃的脸上看到了肯定的答案。
芳仪殿,早年间曾经失火,后来翻修过。
虽然焕然一新,但是没有妃嫔愿意住在那里。
因为那是后宫最南端的宫殿,靠近温泉浴池,所以常年温暖。
长路的尽头
尤其是夏天感受更为明显,听说只是坐在房子里什么都不做,都能汗如雨下。
“可是,皇上怎么会将她安排在那里去?”
那个宫殿虽然感觉离勤政殿比较近,其实要绕开半条御河,实际算起来,还没有惠妃居住的玉竹轩来得近。
“听说是因为庄良媛怕冷,这几日还感了风寒,皇上才将她安置到了那里。”
淑妃连忙将得来的消息告诉了德贵妃。
德贵妃笑了笑:“她这也算是得偿所愿了!”
淑妃附和道:“可不是嘛,姐姐你不知道,听说宣旨的时候,就连黄公公都有一瞬的错愕。”
她说完继续就着茶水吃起了糕点。
德贵妃也放松地倚在了软枕上,皇上的心思,她也是越发地猜不透了。
“原以为嫣贵妃是最受宠的,谁知道嫣贵妃说没就没了。”
说完她继续端起茶水,抿了抿。
again and again
“又以为洛贵妃是最受宠的,谁知道洛贵妃被打入了冷宫。”
她摇了摇头,继续说道:“现在又来了个庄良媛!”
淑妃狡黠一笑,讨好地说道:“姐姐说的哪里话,这么看来,老天在冥冥之中,将挡在姐姐前头的人都收了呀!”
德贵妃呵呵一笑:“可这庄良媛着实太扎眼了些!”
“姐姐放心,庄良媛也不会是例外的。”
淑妃娘娘抬头看了眼上面:“老天爷都想着姐姐呢!”
德贵妃被说得开心了起来,这淑妃,今日这小嘴像是摸了蜜似得。
“姐姐,这两日惠妃没有过来了吗?”
極品少帥 小說
淑妃又又说起了另外一个话题。
德贵妃摇了摇头:“立了几次规矩后便没让她来了,这两天我也没心思搭理她。”
“唉,姐姐还是心软。”
淑妃一脸心疼地看着德贵妃。
两人接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。
锦鲤这边,麻雀们终于说完了,开始叽叽喳喳地吃起地上撒好的大米来。
她摇了摇头,这群麻雀们说起来就没完了,就连大米也堵不住他们的嘴。
“住嘴!”
小白终于忍无可忍了,从嘴里发出她仅会的几个词语之一,她似乎有点理解了小团子为何不想让她们去了。
麻雀们终于把地上的大米都吃完了,又唧唧喳地说了起来。
【公主大人,有新活不要忘记我们呀!】
【是呀是呀,我们非常乐意效劳。】
【是呀是呀······】
又来了,锦鲤捂上了耳朵。
【再不走我放大白了!】
他们最怕的就是大白冲出来抓他们。
所以一听到大白,都有点瑟瑟发抖。
武灵天下 颓废的烟121
就像是天然来自血脉的畏惧。
【走了走了······】
【溜了溜了······】
锦鲤简直无语了,她是为什么招惹这群麻雀?
还不是因为当初觉得她们便宜又好用。
所以说,人还是得信老话:便宜没好货!
锦鲤看着四散而飞的那一群麻雀,感觉到耳根子终于清静了。
【去把大白叫出来吧!】
锦鲤吩咐着小白。
慢慢地,锦鲤发现,小白和大白的叫声,她能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。
但是她还是习惯跟她们用心灵沟通。
不然,老是对着这些动物说话,她很难不被人当作脑子出了什么问题的人。
大白一得了能出来玩耍的命令,顿时高兴地奔了起来。
院子里顿时鸡飞狗跳。
锦鲤便回了房间,思索起今日发生的事情来。
她摸不准锦珩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原因,在庄良媛那里的时候明明答应得好好的。
怎么反而将她发配去了芳仪宫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