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棒的都市言情 《真君請息怒》-第三百二十八章 有仙名血月,深夜入仙泉相伴

真君請息怒
小說推薦真君請息怒真君请息怒
烈阳高照,阴云尽散。
虽取得一场大捷,但后续还有不少麻烦。
这些个魔军,斩杀后只剩腥臭脓血,遍地腐朽铠甲,什么东西都没留下,让不少想打扫战场捞油水的校尉失望不已。
更可恶的是,其歹毒血炁渗入地下,使得地脉不宁,阴风呼啸,战场不时传来诡异声响,却不见其人。
王玄也看得是眉头直皱。
他本以为此地会形成古战场,但现在看来,更大的可能会变成最讨厌的诅咒之地。
即便是现在,若无军阵防护,那些只凝聚尸狗煞轮的军士一旦踏入,便会血气翻涌,头晕目眩,当场呕吐。
好在有太一教众多高功在此。
一座庞大法坛已经建起,几名高功共同坐镇,香火缭绕,法旗飘舞。
“天地自然,秽炁分散,洞中玄虚,晃朗太元…”
高功们一边念动净天地神咒,一边起坛作法,点点灵光自战场上升起,狂风呼啸,将那邪恶歹毒恶血炁吹散。
那些诡异声音也随风消逝…
王玄策马冷眼旁观。
直到现在,那太一教主也未现身。
……
九龙岭深山之中,苍翠密林间白雾氤氲,古木繁盛,林边汩汩清澈溪水流淌。
小鱼水中游,鸟雀树上栖。
这里距战场有数百里之遥,天上雷云在太一教高功们离开后已然消散,此刻显得格外安详。
呼~
一道微风吹过。
草丛间不少花骨朵竟瞬间绽放。
树林间忽然出现个人影,白衣飘飘,黑发披散,身形高大,双目狭长。
此人带着一股洒脱之意,如天真好奇的孩童般摸摸绿树,闻闻花香,嘴角满是笑意,“一朝脱红尘,方知我是我…”
他悠然自在来到溪边,随意靠着巨石,将双足浸入小溪中玩水。
奇怪的是,溪中游鱼不仅不害怕,反倒汇聚而来,在他双足间盘旋。
哥谭高中
白衣人捧起一汪溪水,头也不回微笑道:“道友跟了一路,何不现身一叙。”
金光伴着白雾散去,一名老道负手从林中走出,赫然正是太一教主广元真君。
“无量太上天尊。”
广元真君施了个道礼,若有所思问道:“坤隅元帅、星月真君…贫道该称呼道友?”
白衣人想了想,“坤隅已死,星月已亡,在下不过得了他二人记忆,自血狱化生而已,道友叫我血月即可。”
“原来如此。”
广元真君恍然大悟,“道友于地下修行,借我等之手兵解脱去凡胎,却是好算计。”
“是老天赏了条活路。”
白衣人微微一笑,“若非那傻小子破开封印,在下也难得一线生机。”
广元真君眼神微冷,“我教中几名弟子,还有不少将士,却因你而死!”
血月叹了口气,“兵解斩凡胎,难免失手,你那雷法我又遭不住,时也命也…”
前男友成为了那样的男子
说罢,继续摆弄着溪水,“道友本体不在此地,以阳神之躯前来,即便有法宝,也困不住在下,不如…就此罢手?”
广元真君瞳孔一缩,“道友欲往何处?”
“没什么。”
血月微笑道:“那解开封印的小子拿走我一样东西,必须要回来。”
“道友放心,在下对人族因果不感兴趣,五百年时光,观天地奥妙,登真仙之境,岂不妙哉?”
广元真君微微点头,“道友前世既是坤隅元帅,便知我人族艰难,老道最近脾气不太好,莫让我为难。”
说罢,金光一闪便瞬间消失。
“这老头火气真大。”
白衣人血月哑然失笑,随后望向东北方,眼神变得冷漠,“专拿仙城令,莫非当初还有还有人活着?”
我怀疑系统喜欢我
“抓住那小子,却是要好好盘问一番…”
话音刚落,人影已然消失…
……
夜幕降临,仙泉县外火光冲天。
一座座军营内燃起篝火,军士们欢笑畅饮,一片喧嚣。
大劫消弭,并州王心情不错,当即命人送来酒肉犒赏三军,不过未免引发混乱,各地府军都在各自营中庆祝。
当然,府军校尉们自然是汇聚在中军大帐内,由并州王亲自设宴款待。
“来来来,诸位满饮此杯!”
“多谢王爷!”
并州王举杯相邀,府军首领们立刻一饮而尽,几轮过后便是各自攀谈闲聊。
王玄自然是场中焦点,不时有人上来敬酒,言语间透漏着一股亲近。
如果说之前还有一些龌龊,但此战过后,即便再蠢的家伙也看出王玄非是凡物。
相距不大,会产生妒忌。
相距过大,便只剩佩服与讨好。
zhttty 小说
有如此领兵之才,又有太子撑腰,将来的饕餮军中必有王玄一席,此時打好关系,到時也好说话。
王玄也是来者不拒。
他可不是那種假清高之人,虽不擅迎来送往,但对别人的善意从不拒绝。
并州王看在眼里,也是微微点头。
萧家没落后,并州秩序必然重构,皇族亲自插手,难免让世家忌惮,若由王玄出面,便能尽快稳定局面。
毕竟开荒蓄势,才是重点。
当然,各地府军也有所求,比如开荒中遇到难啃的妖巢鬼穴,原本不愿求助他人,但如今眼看王玄执掌并州府军已成定局,便没了所谓脸面顾及。
王玄也欣然应允。
这也是永安府军的机会,可派出老兵与新兵混杂,不仅能够锻炼士兵,也可趁机扩大影响力,赚取声望。
酒宴过半,王玄便告辞离去。
他受了铁道人邀请,前往仙泉县内太一教驻扎地商讨上山一事。
并州王望着王玄离去的身影,先是若有所思,随后端起酒杯对着旁边李夫子低声道:“夫子,本王要请你帮个忙。”
李夫子抚须笑道:“可是陪王玄上山?”
“正是。”
并州王叹了口气,“此战虽说大捷,但毕竟没抓到萧剑秋,皇上那边估计会训斥太子一番。”
“好在,王玄已显出潜力,那赵统领回去必然秘奏,太子显出识人之明,也算收获,此去无量山危機重重,老夫计划派出两名高手相助,但最好有夫子相随,免得王玄受人蒙蔽…”
耽美小短篇集
“王爷放心。”
李夫子微微点头,“无量山…在下十几年未去,正好看看老朋友。”
另一边,王玄与铁道人去往仙泉,半路边走边聊。
“此番也是不得已为之。”
铁道人脸色有些阴沉,“那幕后黑手迟迟未找到,简直如鲠在喉,谁知道下次又会弄出什么祸患,还在无量山安插内应,掌教已然动了真火。”
王玄点头道:“真人放心,在下已然想通,定然全力配合。”
说罢,不动声色问道:“只是此番未见到广元真君真容,实在有些遗憾。”
铁道人闻言爽朗一笑,“放心,正是掌教要亲自见你。”
王玄听罢,眼皮顿时一抽。
他正怀疑对方呢,没想到太一教主竟亲自召见…